重要消息 |
法治与法律职业共同体
发布时间:2012-04-28 13:08:59 作者: 来源:

  王树江

  法治,无论怎样说也不是人类社会治理的最高形式。

  法律,作为人类真正步入社会的伴生物,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笼罩在人治的阴影下,作为圣人之治的附属物而存在着。这种附属地位悠悠千载不变。直到某一天,人类在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经过灵与肉的碰撞,经过痛与苦的思索后,了然于人性的弱点,感慨于圣人的缺失而无奈的选择了法治。

  从人治到法治,从理想的角度是一种倒退,从现实的角度则无疑是一种进步。人治与法治都是一种长时间积累而成的传统。人治传统立足于或者寄希望于圣人群体的培育与生成--它要求大大小小的统治者无一例外的都是品德高尚,公而无私的圣人。在圣人面前无须太多规则的羁绊,无须太多法律的束缚,因为圣人不会犯错误,他们的言行就是法律,他们的行动就是楷模。而法治传统则立足于或寄希望于规则的创制,意识的培育--它要求创制完善的法律体系,培育全社会尊崇法律的意识。当然法治传统也有赖于专业群体培育与生成,这一群体我们称之为法律职业共同体。

  圣人群体之治,历史已经证明它不过是人们理想化的虚幻之象,我们暂且不去评论。而法律职业共同体,作为我们正举国致力于构建的法治社会的奠基石与推动者,却很有必要加以推介。

  一般而言,法律职业共同体由职业的法学家(主要是法学院的教授以及从事法学研究的研究员们)、执业的律师、检察官、法官们组成。虽然职业不同,职责不一,但是基于共同的事业追求,相同的执业思维,共通专业语境,统一的知识体系,他们组成了一个与其他职业团体有着明显分界的职业共同体,并共同致力于法治航船的破浪前行。

  暗夜中的航行,需要灯塔的指引,法律职业共同体之于法治航船暗夜的破浪前行则恰如灯塔一般--居于灯塔顶端的航标当仁不让的是法官,律师与检察官筑就了迎风战浪的伟岸塔身,而职业的法学家们则奠定了厚重坚实的塔基。三位一体的通力合作,共同指引着法治的航船。

  从专业分工的视角,法学家是为进入共同体颁发通行证的。他们肩负着传播法律知识,培养法律意识,培育法律思维的责任。而他们更神圣的职责则是站在法律评判者的立场,以冷静理性的目光审视法律,对法律的疏漏进行弥补,对法律谬误进行匡正,确保法治真正成为良法之治。所以批判是法学家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有别于其他组成部分的最显著标志。

  检察官与律师作为在公平与正义的旗帜下,人们刻意培养的对手,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作用是相似的:以其专业知识提供法律服务,只不过律师服务于社会大众,而检察官则专职服务于政府。但是在他们对抗的场所(主要是刑事审判庭),其作用体现的形式确是迥然不同的:检察官致力于在错综复杂的事实与证据中,梳理出清晰的法律逻辑,铸造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构建起牢不可破的法律长堤;而律师则以其滔滔雄辩为利器,刺击搏杀,以期打乱逻辑体系,斩断证据链条,搜寻溃堤的蚁穴。所以以守为攻的构建,极具攻击力的雄辩就构成了检察官与律师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独特的两道风景线。

  法官作为职业共同体的核心,他的活动“是对整个法律职业共同体精神的汇合和升华,是整个共同体作用的集中凝聚和最高表达”。职责赋予法官的使命是“礼貌地听问题,聪明地想问题,冷静地回答问题,公正地解决问题”--法庭上不需要法官滔滔的雄辩,不需要法官刻意的构建,法庭需要的是法官理性的思考,需要的是法官理性的判断。所以,理性是法官在法律职业业共同体中最明显的标志。

  检察官的构建,律师的雄辩,法官的理性,法学家的批判,这些特质共同绘就了我们为之心动的法治图景--追求科学之真,弘扬道德之善,体现艺术之美。信法为真,教化万方。

  但是这些特质绝非孤立的、排他的、永恒不变的。法庭上法官理性的基石正是唇枪舌剑的雄辩、激情四射对抗与攻防。另一面,无论法庭上怎样的激辨,怎样的搏杀,最终都将归于心止如水的理性。而这一切都无一例外的源于对法律的评判、思辨、弥补、匡正过程中所孕育出的法律意识与法律思维。

  所以共同体的成员彼此之间应该是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

  所以基于共同的科学精神、伦理道德、专业素养和知识修养,基于对法律、法治的共同认知,基于对规则的共同遵守,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人员应当是互通的,职业角色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就是这样的群体构成共和国法治大厦的基石,他们通晓法律而绝不功利的对待法律,他们运用法律而绝不利用法律,他们敬畏法律而绝不神话法律,他们发自内心的信仰法律--没有绝不,只有绝对。

  [作者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