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消息 |
浅论律师对法律职业共同体构建完善的角色作用
发布时间:2012-04-28 12:56:28 作者: 来源:

  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 袁畅

  在西方,法学家和社会学家都极为重视对法律职业及其共同体现象的研究。国内对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研究开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现在学界基本达成了共识: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形成与发展是一个法治国家赖以存在的基础。正如强世功所说,法律只有成为一门稳定的专业化的知识体系,才能独立于大众感知的道德和变动不居的政治意识形态获得自主性,只有具备与众不同的思维逻辑和法律技艺,才能掌握在法律共同体的手中。【1】

  法律职业共同体概念的产生源于美国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家托马斯·S·库恩关于“科学共同体”定义的提出。在我国,对法律职业共同体有着不同释义,笔者认为所谓的法律职业共同体是指具有同质性、专业化、技术化和独立性特点,具有相同的知识技能、思维和一致的利益、共同的价值取向、信仰和理想的包括法官、检察官、律师、法学学者等在内的法律从业者的集合体,有的学者也称之为法律共同体或法律角色,简称法共体。它必须经过专门法律教育和职业训练,是具有统一的法律知识背景、模式化思维方式、共同法律语言的知识共同体;它以从事法律事务为本,是有着共同的职业利益和范围,并努力维护职业共同利益的利益共同体;其成员间通过长期对法治事业的参与和投入,达成了职业伦理共识,是精神上高度统一的信仰共同体。

  一、 从法律职业化的形成及法律共同体的产生

   “法律职业化,是指以从事法律工作、法律实务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人群在职业上应当具备的共同要求和特点”。【2】我国的法律职业化,是一个历经二十余年并且仍在继续的历程。1986年,我国实行律师资格全国统一考试制度,标志着法律职业化道路的启航。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以下简称《法官法》和《检察官法》)颁布,引致司法系统人事制度的根本变革。司法人员任职资格的划定,录用程序的法定化,意味着司法系统人事制度逐步脱离原行政科层的严密控制,具备了一定的规范性。然而,司法系统人事管理行政色彩依然浓厚,法律职业化的程度不高,法律职业化结构仍不合理。

  1997年,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旗帜鲜明的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方略。标志着我国开始由传统人治向现代法治的艰难迈进,此后,法律职业化步伐加快。1998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认真贯彻执行《法官法》和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政法干部队伍建设的决定》,应运法律职业化的国际潮流,提出了“法官职业化”的要求,使得全国法院法官队伍综合素质明显提高,为公正司法提供了组织保障和人才支持。2001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根据修改后的《法官法》和《检察官法》联合发出通知,决定自2002年开始在全国实行统一司法资格考试,这一举措大大推进了我国法律职业化的进程。

  2002年3月,全国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建立,首届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如期举行,我国法律职业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快。由此,我国法律职业化的道路从1986年实行

  律师资格考试开始计起,以2002年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建立为里程碑,迄今走过了二十余年的历程。截至2009年,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已举行了八届,虽然关于改革考试内容和方式的呼声不断增强,但显然这并未影响我国法律职业化的进程,只是促使了这条前进道路上某些制度的完善。

  法律职业成为人们趋之若鹜的职业,法律职业化已经迈出实质性的一步,法律职业化观念也已深入人心。总而言之,我国已踏上法律职业化这条不可逆转的道路。

  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产生进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主要成果就是在我国造就了一个法律职业阶层。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法制建设的逐步完善,我国法律职业者数量不断增多。但是,法律职业者数量的增多并不是法律职业阶层形成的充分条件,法律职业化的深化才是法律职业阶层形成的关键。进而言之,法律职业阶层不是简单的法律职业者的组合,它必须符合法律职业化的内在要求,即法律职业化造就了大量的“在职业上具备共同的要求和特点”的法律职业者,形成一个法律职业群体。同时,该群体外围的法制配套建设和内部群体意识逐步完备,形成了统一的准入机制,明确的职业保障和社会认同等等。这些条件互为表里,不可或缺。结合对西欧特别是英格兰早期法官职业阶层和律师职业阶层兴起的考察可以看出,判断一个社会法律职业阶层是否形成,可从法律职业者的数量、法律职业的专业性、法律行业的准入机制、法律职业的选任和保障制度四个方面进行考察。我国现今的法律职业群体,已基本具备了这些条件:

  其一是法律职业者总体数量已非常可观。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现已形成一支人数众多的法律职业者队伍。据不完全统计,至2007年我国注册律师已达14万人[3],检察人员22万余人(其中含检察官近14万人),法官20余万人,再加上法学教育者和法学研究者,总数约达50-70万人。

  其二是法律职业成为一门专门的行业。法律职业成为专门的行业既是社会分工细化的结果,也是由其自身的特性决定的。法律职业需要专门的技能和知识,法律人接受专门的教育和培训,采用的话语体系独具一格,使用特定的语言符号、概念系统,按照法律的逻辑来观察、分析和解决问题。因此,没有经过专门教育和培训的人根本无法涉足。

  其三是法律行业的准入机制。自从2002年统一司法考试制度推行以来,法律职业阶层中最具代表性的法官、检察官、律师三种职业的准入资格得以统一,使法律职业群体在职业上具备了共同的要求。除法学教育者、法学研究者等法律职业采用另外的资格认证形式外,作为法律行业中最主要的实施者和执行者的法律职业统一了准入机制,法律职业者的选任标准得以划一确立。

  其四是法律职业者的保障制度。法律职业阶层在社会中的命运代表着法律在这个社会的命运,法律职业阶层在依法行使职权、合法执业获取报酬、维护法纪赢得尊重等方面得到的保障亦是社会法律权威的体现。给予法律职业者以基本的保障,使其凭其职业安身立命,进而维护其自身及法律的尊严,既是彰显法律权威的需要,也是法律职业阶层形成的需要。

  二、 律师对法律职业共同体建构完善中的角色作用

  在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一重要部分律师职业,在法律职业职业共同体中的地位角色极为重要。英美法系国家实行的是律师准入制度,其以律师职业为核心,除此之外的其他法律职业则均由从律师群体当中选拔或晋升的优秀分子来担当。而我国采取的是大陆法系国家通过实行统一的司法考试,为法律职业的准入设立一个共同的门槛,从而使各法律职业达到某种趋同性的制度。大陆法系国家虽不像英美法系国家那样,将律师职业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基础职业,但仍是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我国法律职业共同体培育和积淀之路必然是漫长而复杂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主要是对法律职业共同体“精神上的认同感”或称“共同体信念”的培育积淀,并且更多的关注“法治信仰”的形成和“现代法治理念”的灌输。而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人数最多的律师职业人对其构建完善的角色作用毋庸置疑,可归纳如下:

  1,利于法治信仰的养成。法律职业共同体培育的关键就在于法律职业群体法治信仰的养成,这项工作应当被提到首要的位置。众所周知,法律职业共同体发端于西方社会,其发祥和演变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是多方面作用的结果,其中市民社会的法治基础是最重要的基石法。人数众多的律师职业者是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最活跃的一部分,对于建立像西方社会那样自近代以来日趋成熟的民商法为主导的现代法治体系起到了普及法治信仰的作用,而这一法治信仰的普及将反作用于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建构及完善。

  2.利于法律思维的养成。法律思维是法律职业能力的核心,是按照法律的逻辑来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观察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如今的律师职业者,是经过国家司法考试统一准入机制选拔出来的,并经过了大量实践案例的锻炼,是整个法律职业共同体中将理论与实践结合最多的群体,而这有利于法律思维模式的养成。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最活跃的群体,这一严谨的法律思维的养成将影响其他法律职业共同体群体及普通市民的思维。在相互影响中,利于改变律师,法官,检察官,普通市民思维各行其是的格局。

  3.利于法律职业受尊重。职业尊重包括来自外部的尊重和法律职业阶层内部的相互尊重。律师职业者对于来自法律职业阶层外部的尊重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简单的讲就是法律职业者在民众中形成一定的威信,这种威信关涉到法律的权威。因为“民众对法律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与法律职业者打交道的过程中形成的,法律职业者———特别是法官的一言一行给人以什么印象,法律在人们心目中就是什么形象。我们不可能设想有这么一个社会:法律职业者名誉扫地但法律却富有权威。”【4】对于法律职业阶层内部,职业尊重的理想状态是法律职业阶层内的各种职业者不再按各自的政治身份和社会地位从事法律活动,而是以统一的“法律人”自诩。它要求法官、检察官、律师以及法学学者,无论处于何种位置,均应当充分尊重对方的工作。就现在的状态而言,由于受传统“官本位”思想和人治意识的影响,法官、检察官很难对律师有所谓的职业认同感。而这是不利于法律职业共同体建构完善的。

  总之,律师职业者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一重要组成部分,其对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建构完善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我们同时也注意到,这是建立在完善的律师职业制度的基础上的。律师职业应当将法律要求内化为自我约束、自我管理的机制,使专业事务在为社会服务中的得以良好的安排。在这基础上,与其他法律职业共同体中其他群体共同作用,达到法治社会的最终目标。在西方社会,法律职业共同体能够发挥重要作用并赢得社会尊重也是由此而来。我们当今的法律职业阶层应当在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培育和积淀之路上,努力成为一个自主自律的群体。当然,这个过程不是法律职业群体能够独立完成的,需要现行法制体制改革的支持,但倡导自治精神和训练自治能力,应当成为法律职业群体自觉且不可松懈的任务。

  参考文献:

  【1】 强世功,法律共同体宣言[J]中外法学,2001,3

  【2】 石茂生.论法律职业化的制度建设[J].河南社会科学, 2002, (4).

  【3】 陈虹伟,朱宏.不要让青年律师的路越走越窄[N].法制日报, 2007-09- 09.

  【4】 黄文艺.法律及法律家的权威[N].法制日报,2005-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