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消息 |
从执业律师的角度看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
发布时间:2014-10-13 16:51:36 作者: 魏建平 来源:中国律师网

  作为一名在法律服务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执业多年的律师,对律师执业、律师行业有着切身地体验,而随着互联网的大面积使用和兴起,互联网思维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行业,法律服务行业也不例外。进入2014年,似乎这个势头来的更猛烈些,法律服务的互联网化更是如火如荼。笔者试图从一个执业律师角度,探析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以能够从所谓的传统法律服务走向现代法律服务或者法律服务的新时代。

  一、关于互联网思维

  经过多个角度和途径检索和搜索,大致理顺的互联网思维的定义为:充分利用互联网的精神、价值、技术、方法、规则、机会指导、处理、创新工作的思想。互联网思维的特征为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真正找到用户的痛点,找到用户的普遍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

  另外一个容易接受的解读为:所谓互联网思维就是由众多点相互连接起来的,非平面、立体化的,无中心、无边缘的网状结构,它类似于人的大脑神经和血管组织的一种思维结构。比如传统的写作和解读,常采用线性顺序,由于受稿纸和书本有限空间的影响,人们必须按一定的时空和逻辑顺序,书写或解读某种信息。而用电脑写作和解读,信息载体几乎没有空间限制,完全可以突破时间和逻辑的线性轨道。

  以上的描述,似乎都太学究了一点,但我们一直在不同场合耳闻的互联网思维,在一些传统企业已经开始全员学习,一场声势浩大的变革似乎已经山雨欲来,势不可挡。

  这场变革的决心似乎都源于领导者,体现为对传统的生意的改变,对新市场、新模式的全面拥抱,痛苦与快乐伴随而至。

  可以明确的是,互联网思维是意识和行为习惯的改变,它不仅仅是一个单位开通网站、申请微博、注册微信公众号就变成了互联网思维的企业。诸如百货与微信支付合作、银行与 网络合作、券商与网络合作等引发的关注,均触动着每个行业的神经。

  从互联网出现到现在我们可以清晰看到演变的路径,由传播互联网化到销售互联网化,再到业务互联网化,最后现在变成企业互联网化,这些转折点的时代印记我们也并不陌生。在第一个阶段作为传播互联网化时代,是门户、搜索出现时,从时间上来看是早期互联网形态,从Web1.0到2.0时代都有媒体扮演着这个角色,也有很多选择进行传播的互联网化。就如同许多年前传统公关公司盛行,当互联网出现后,在传播中的变化就是把PR变成了EPR;而销售互联网化则是淘宝、阿里巴巴、京东、1号店、苏宁易购等电商的兴起,很多企业开始在互联网上卖产品,互联网也成为一个销售渠道;当到业务互联网化时,已然是团购、定制等等业务模式的时代,此类型的业务就是互联网的产物,近些年较为盛行;企业互联网化则是从经营理念、结构、产品设计、销售与营销上都源于互联网、出于互联网,像小米手机、淘品牌等。

  诸如粉丝思维、迭代思维、大数据思维、极致思维、平台思维、流量思维、简约思维、社会化思维、跨界思维等大量的与互联网嫁接的所谓互联网思维充斥于耳,而互联网思维需要从互联网的本质思考,传统的生意结合互联网不应是简单的内容输出、产品输出,需要的是观念从头到脚输入,这样互联网思维才会接地气,才会走的扎实!

  我们需要几分冷静:毋庸置疑,互联网思维将会带给包括法律服务业等行业冲击,但亦不能被满世界的互联网思维炸昏了头脑!

  我们更需要理性思考,再先进的方式也不能脱开最基本的商业逻辑!增加信息的对称性,减少信息传递过程,降低客户时间成本,有效满足用户需求,充分利用互联网的精神、价值、技术、方法、规则、机会来提供服务、创新服务均是可以选择的路径。

  作为需要与时俱进的法律服务业,尤其是现在将法律服务业定位为现代服务业的前提下,我们作为执业律师,不得不就如何在互联网思维下,伴随(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手段,对整个法律专业服务生态进行重新审视、思考。

  二、关于法律服务

  法律服务是指律师、非律师法律工作者、法律专业人士或相关机构以其法律知识和技能为法人或自然人实现其正当权益、提高经济效益、排除不法侵害、防范法律风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提供法律服务的专业活动,是通过法律专业人士,将法律运用于具体日常生产、生活、经营中,将固定的法律规则活化、运用的一个过程。

  法律服务具备以下特点:

  1、主要提供社会法律服务的是律师:律师成为提供社会化法律服务的中坚力量,也是整个法律服务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极。

  2、律师需要考取执业资格:成为执业律师需要首先经过考试合格,获得法律职业资格,这是第一个门槛。

  3、执业需要许可并持有执业证:正式执业需要经历一年的实习并经考核通过,获得司法行政部门的许可,取得执业证。

  4、执业需要在一个依法设立的执业机构(主要是律师事务所):虽然律师执业多以个人为主、3--5人团队亦多见,但仍就需要在一个机构执业。

  5、管理主要依靠自律和行业管理:律师作为法律服务的管理,主要靠律师个体的自律和律师行业协会的管理。

  6、是人对人的服务:法律服务是持有执业证的律师人对有法律服务需求的自然人或者法人单位(实质还是人)的人对人服务。

  7、现代设备、技术成为不可或缺的提高服务效率的手段:诸如电脑、网络、传真乃至QQ、MSN、微信、易信等软、硬件及技术、手段等都广泛地被用于作为提供法律的手段、途径、方式、方法。

  三、目前已经运行的互联网化的法律服务

  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化的法律服务,主要体现为新兴数十余家法律电商,诸如中国法律网、中国大律师网、中国律师网、法律界、中律网、法务在线、中国法律顾问网、法邦网、好律师、法律管家、法宝网、绿狗、中律纵横、律云、北大法宝、法易网、大华律盟、大状网、褔师网等。

  而美国的Legalzoom、Rocketlawyer的传奇式发展轨迹,带来西方的这股强劲的法律电商春风,吹绿了春意萌动的国内创业者,一夜之间国内多家法律电商网站上线。

  Legalzoom,一家提供法律文件创建服务的美国网站,2009年收入1.03亿美元,2010年1.21亿美元,2011年1.56亿美元,加州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中,即有超过20%都使用了LegalZoom的服务。对于提供标准化在线法律服务的公司而言,这是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这一切才是开始,与美国知名法律电商网站同时传入国内创业者的同业讯息还有Rocketlawyer——一个获得谷歌风投支持的后起之秀,成为了Legalzoom的强势竞争者,谷歌的加入,更是给这个行业的未来增加了诱惑力和说服力。

  尽管传统的法律服务机构----律所还在沿着既有的轨道,波澜不惊、循规蹈矩地发展。而国内在线法律服务创业者乃至部分执业律师已经在热烈地讨论传统法律服务市场改造的议题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对个人与企业用户的渗透,再加上标准化法律服务具有与互联网结合的天然基因,无疑法律服务领域将掀起一波变革浪潮,线上的标准化法律服务将极大的影响线下传统法律服务的市场格局,已经成为主流乃至定论。

  不幸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似乎有点骨感,事情总不会像预期般美好,迎接国内法律电商创业者的是网站业务的持续低迷、高负债运营甚至倒闭。于是,焦虑的情绪悄悄的爬上眉梢。截至目前,似乎尚无任何一家法律电商公司架构起真正有效的在线法律服务模式,亦未取得骄人的业绩,更无在中国这片热土上的标杆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诞生。

  笔者所在律所亦与多家法律服务电商建立合作,对相关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的服务和运营有不同程度地了解,同时为完成本文,也查阅了大量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发现基本模式雷同,尚无一家可以很好地解决技术与法律的互联互通,将两者合二为一:做法律电商的网络公司如何才能彻底懂法律服务,做法律服务的律师(律所)如何才能彻底懂互联网,如何调动对法律服务精通、专业水平高、阅历丰富的执业律师借助互联网从事法律服务的积极性或者干脆将该类律师收编、整合为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服务提供者、内部人之一,又如何将二者无缝融合,形成合力,推向市场,获得认可,赢得客户,取得利润,均值得深思。

  四、执业律师的角度看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

  (一)经过对互联网思维和法律服务的梳理,笔者觉得,从执业律师的角度看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似乎需要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1、互联网法律服务到底要界定为互联网行业还是法律服务行业?

  2、互联网法律服务提供商是否需要申请营业许可?

  3、互联网法律服务的边界如何界定?

  4、互联网法律服务到底归哪个部门管理?

  5、互联网法律服务的安全性如何保障?

  6、互联网法律服务的风险如何防范?

  7、如何规范执业律师触网服务?

  8、互联网法律行业如何规范、有序、正当竞争?

  (二)从传统法律服务的角度看,似乎有以下问题需要思考:

  1、未来的法律服务是否可以逐渐降低乃至部分法律服务(诸如非诉讼法律服务、文本起草等)彻底放弃对律师人的依赖性?

  2、未来的法律服务可以无限地被互联网思维引导而实现标准化、规范化乃至成为法律服务主流?

  3、未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社会分工的不断细化,个性化的法律服务需求是会萎缩还是会增长?

  4、法律服务的互联网化主要内容仅仅是服务的标准化、流程化还是服务的彻底、全面互联网化?

  (三)笔者的思考

  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说法,律师和医生是一生需要交的两个朋友,都是与我们生命攸关的。因为与诸多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的合作,一直观察、关注、思考着法律服务,同时因为之前接触到医学,所以了解了医学尤其是中医诊断的一些内容,知道多年前,有人曾想将中药、中医与中医大夫剥离,采用电脑诊断和电脑开处方,使用机械手抓药、远程医疗等,从而彻底解决中医、中药标准化,降低乃至彻底放弃对中医大夫的依赖性,以实现中医、中药的现代化和可无限复制化。但这样良好的愿望到今天似乎依旧是停留在局部、实验阶段。中医“四诊仪”、“电脑中医”---“全自动脉象仪”等等出现多年,但其应用始终未能实现规模化和普及化。 因此,笔者经过思考,形成了如下观点,以供商榷:

  1、法律服务无法离开律师人等法律服务专业人员而实施:律师就像中医一样,不但需要法律专业知识,还需要包括法律行业从业的阅历、经历和智慧,并不断丰富和增厚。因此,无论借助多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律师人依旧不可或缺,而且还将可能越来越与人紧密地结合,尤其是行业的娇娇者,更是无法彻底切割。

  2、律师将是一个永远存在并将逐渐被提高社会地位的职业群体: 随着经济活动频繁,利润的平均化,风险的防范就成为保障利润或者利润的直接来源,法律服务的水平将直接体现出效益,随着网络的普及,国民的基本法律意识和知识得到提高,因此推动律师服务的水平不断提升,而能够在发展的市场中立足的律师,一定会被更加重视并尊重,其价值亦会充分体现。

  3、互联网思维会推升法律服务的水准:因为互联网的便捷性和信息的海量性,势必使得任何人想自行获得帮助,则首先是互联网思维:使用互联网检索答案,可能检索的结果是数百乃至数千条,而究竟哪个答案是最终的,或者是标准的,或者确定是对的,则没有办法验证,但当事人却因此而获悉了基本信息和基本的可能,有了基本的判断。在其寻找到律师,进行面对面的服务需求时,将会变得更加有效、更有针对性,也同时在验证答案。因此就要求提供服务的律师,具有比较高的水准。否则,就很难满足客户的实际有效需求,获得客户的认可,并最终获得客户消费价值。

  4、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是技术+平台+律师(律所)的结果:没有好的互联网技术,无法搭建起好的平台,而仅有平台,没有优秀的律师(律所),舞台再炫,依旧缺了主角。因此,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一定是先进的平台技术硬件与优秀的律师(律所)资源软件相融合才能结出的好果。目前的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机构,大多技术、平台硬件尚可,但律师(律所)软件资源就不敢恭维,大多界定为给律师提供案源的通道,或者与律师个人合作,而往往寻找到的多是刚刚执业或者业务不理想、执业经验阅历等欠缺的律师,致使整个平台的专业法律服务力量薄弱甚至谈不上专业。当然也因为提供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的机构将投入主要集中在平台、技术、市场、品牌推广等,而唯独对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投入甚少甚至主要使用免费的律师服务(以平台提供案件案源吸引律师提供免费服务甚至还有向律师收费的)。同时,优秀的律师也因为业务本身繁忙,亦无暇顾及这样的服务,更别说让其免费提供服务或者倒付费了。虽然,有个别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采用了后台律所的模式,但据了解,依旧是所里刚入行的律师甚至实习律师参与,这样的结构更是拉低了优秀平台的成长性和成长速度,就像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就餐区非常富丽堂皇,但餐厅的后厨、服务人员却不给力,硬件够硬,软件太软。

  5、需要尽快明确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法定地位:截止目前,尚未有从事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机构被正式定性。诸如有机构被传涉嫌非法经营刑事问题、有机构被当地工商等部门查处、有机构被当地律师管理机构投诉等等,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作为市场探索的一个方向和方式,需要像互联网金融一样,亟需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位。对其开办的程序、设立的条件、运行的人员资质、经营的许可与否等均需明确,以避免现在这样打擦边球的现象,无论是对律师行业还是互联网行业可能都因为这一个不确定性而面临风险。

  6、如果要从事优秀、成功的互联网思维下的法律服务,缺了律师、律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平台任何一个都不行,而集合了优秀的律师以律所的名义承接互联网法律服务的后台专业服务,可能是目前比较好的解决各种问题的方案。因为律所整体参与,解决了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对外提供法律服务的资质问题,亦解决了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与单个律师合作的无序状态,化解了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与律师个体的合作导致的律师事务所对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存在的诸多诟病。

  7、法律服务的互联网思维雏形:互联网思维对法律服务的渗透可能已经势不可挡,其实法律服务借助互联网思维发展的思路早就存在。笔者经过统计,发现上海执业的1273家不同类型的律师事务所,80%以上创建或者曾经创建了自己的网站,上海市律师协会也运营了东方律师网,这可以看做是律所、律师行业顺应互联网思维的一个雏形。

  但遗憾的是,实际运营的情况参差不齐,经过对50家不同时期设立的律所的网站截至到2014年6月30日止的信息调研分析,发现其中9家所网站自2014年1月以来无任何更新,占到了调研的18%;而在2014年6月份当月有最新更新的为25家,占到调研所的50%;其中有一家2005年设立、2006年运营网站的律师事务所,其网站在2008年5月最后一次更新后,至今再无任何更新。调研的50家律所网站中,有近半被调研阅览者定义为不便捷,信息不完整。

  通过不同渠道访谈,得知的情况大致为:(1)业务做的好的律师不愿意或者没有时间维护网站,业务做的差的律师可能又无从下手,亦无资源可以用,更无力组织实施;(2)对互联网不是很了解,对内容添加、更新等简单的网站维护不懂;(3)律所管理层、整体律师对互联网的意识不够,甚至有愿意花钱去其他网站做广告也不愿建设自己网站的情况,更不可能配备专业的网络维护、运营、管理人员。

  律师如可以将重心放在律所,众多律师形成合力,律所将未来服务的重心放在与现代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结合、融合的方向上,则对律所已经建立网站的维护和互联网化运营就需要重视起来,即使从宣传和推广的角度,也是值得重视的。

  法律就像药,律师就像医生,律所就像一个医院,互联网就像医生看病的各种手段,引入了互联网思维的法律服务,可以提高律师工作的效率,更好规范律师工作服务流程,再现律师工作的过程,但终究法律服务需要律师主导,因为每次的法律服务、案件代理,都与律师个人或几个律师组成的团队个性化工作分不开,比如口头表达、文字表述、沟通方式、沟通能力、关注重心、亲和力、判断力、着眼角度、对证据材料的解读、组织等等,会成为影响甚至是决定法律服务最终结果和效果的不可忽视的方面。因此,融合了执业律所(执业律师)、互联网思维而形成的适应市场的法律服务一定是未来的方向。